你在这里

多地政府推“暑托班”服务 不组织学科培训和集体授课

育儿资讯

已有人点击 作者:木木 时间:2021-07-03

 

    网络配图 7月2日,北京市教委宣布,将由各区教委组织面向小学一年级至五年级学生的托管服务。 今年5月,中央全国深化改革委员会会议审议通过《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》,随后,教育部成立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,校外学科

网络配图网络配图

7月2日,北京市教委宣布,将由各区教委组织面向小学一年级至五年级学生的托管服务。

今年5月,中央全国深化改革委员会会议审议通过《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》,随后,教育部成立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,校外学科培训受到严格监管。

此外,将于9月1日正式实施的《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》精神和《未成年人学校保护规定》要求,“不得占用国家法定节假日、休息日及寒暑假期,组织义务教育阶段的未成年学生集体补课”。

暑期孩子去哪儿?成为社会关注的问题。除了北京,还有上海、武汉、桂林、安阳等地推出暑托班服务。

暑期托管服务以“公益、志愿”为原则,计划以街道、乡镇为单位确定托管服务承办学校,学生以就近的原则参加托管服务。

托管服务内容主要包括提供学习场所,开放图书馆、阅览室,有组织地开展体育活动等。不组织学科培训和集体授课。适当收取费用,对家庭困难学生免收托管服务费用。

6月15日,上海市举行2021年小学生爱心暑托班新闻通气会。会上称,今年的暑托班将开办两期,其中第一期计划是7月5日至7月23日,第二期是7月26日至8月13日,办班周期调整为每期3周时间。具有上海小学学籍的学生均可报名参加。

每班招生不超过50 人,按师生比1:5 左右配备辅导人员。每班每期配备班主任1 名,同时原则上每班每期配备7 名志愿者,预计将招募超过12000名学生志愿者加入到暑托班工作中,开设543个办班点,基本与2019年持平。

具体托管内容包括,最为基本的学生暑期托管,到学生作业辅导与兴趣拓展,进而到学生核心素养发展。相关目标设计充分考虑学生素养发展的时代需要与现实可能,尤其是突出亲和力、创新力、领导力、学习力等核心素养培养在课程中的渗透与专题化。

暑托班以“公益、自愿”为原则,提供公益的看护服务。但学生必要的午餐、保险、活动耗材等费用由学生家长承担。各教学点原则上按照600元/人·期(3周)的收费标准向学生收费。对于家庭困难的学生,相关费用可适当减免。

上述通气会还指出,上海爱心暑托班创办于2014年,除2020年受疫情原因停办之外,累计共开办暑托班2382个,服务小学生超18万人次,参与的大中学生志愿者超6万人。

武汉市推出的暑期社区托管班也于6月30日开始报名,7月5日正式开放,全市共开办193个市级暑假社区托管室、82个区级暑假社区托管室。项目坚持“公益、自愿”原则,提供免费的小学生托管服务。

报名条件包括,上述社区范围内的武汉学籍小学生,重点是双职工家庭、外来务工家庭和中低收入家庭子女。按照全市疫情防控的总体原则,市级托管室线下托管活动时间每班限招50人以内,额满即止。

此外,武汉市体育局还下发了《“奔跑吧·少年”2021年武汉市青少年体育夏令营活动方案》(以下简称《方案》)的通知,将为武汉市中小学生们免费提供16项体育运动技能培训,夏令营的体育运动技能免费培训活动将于7月6日在全市各城区的170个培训点正式启动,为期12天。

广西省桂林市的暑托班则是由政府和当地大学——桂林开放大学(原桂林市广播电视大学)联合开办与素质教育相关的暑期免费公益课。

课程包括播音主持与口才,中国舞,街舞,儿童画创意美术,卡通漫画,素描,色彩,国画,书法,钢琴,游子吟,非洲鼓。

上课时间为2021年7月12日到8 月中旬,从2021 年6月20日起至7月12日,加老师微信好友,预约报名,每名学生只能报读一门课程。现场时间为7月3日到7月4日的9:00-15:00。

桂林暑托班计划招生1000名,其招收对象为桂林市全体居民,上课地点在桂林开放大学的三个校区。在政府全额补贴下,所有课程全部免费。

为了解决双职工家庭暑期无人照看孩子的难题,苏州市也发布新举措,从7月中小学校暑假开始,在全市千个新时代文明实践所、站陆续开设公益暑托放心班,通过招募志愿者,进行专业化培训,在暑期为社区未成年人(以小学生为主)提供公益看护、课业辅导、兴趣培养、红色文化教育等服务。

河南安阳市教育局则鼓励各学校将课后服务延伸至暑假期间,开放学校图书馆、阅览室、操场等场所设施,为学生提供暑期自主学习、阅读、体育运动及其他兴趣活动的场所。

从上述各地的政策看来,暑托班均为当地政府发起,多为免费或少量收费。这对于校外教培机构而言,或许会影响其部分暑期收入。

据睿艺报道,暑期是校外素质教培机构的创收旺季,甚至占到全年营收的50%。但目前已有部分地区的素质教育品牌与当地政府达成合作,但由于各地政府的资金条件不同,有些地方政府会给予培训机构补贴,让家长免费参与,有些地方政府则没有资金实力给予补贴,家长需缴纳部分费用。

培训机构作为服务提供商进入学校的难度也不小。据多知网援引业内人士观点,一方面,学校的需求是定制化,比如,学校这个学期课程定为戏曲,下个学期可能会改为科学,再下一个学期可能变成美术,对供应方而言很难去提供连贯性的服务;另一方面,对教培机构的教学质量要求高,价格要普惠。

原标题:多地政府推“暑托班”服务,不组织学科培训和集体授课

记者 | 查沁君

作者:木木  文章来源:未知